• <legend id="kku40"><source id="kku40"></source></legend><xmp id="kku40">
  • <li id="kku40"></li>
    <optgroup id="kku40"><li id="kku40"></li></optgroup><option id="kku40"><option id="kku40"></option></option>
  • 政企分開時不待我


    摘要:

    • 搞改革開放多少年還在提要政企分開?鐵路改革拖整體經濟改革的后腿,讓改革蒙羞
    • 鐵路政企分開改革是"新兩個凡是"的應有之義。要趕緊把計劃經濟最后堡壘之一攻破
    • 政府不需直接發展經濟,只需去搭好臺,自然就有逐利的企業家去拼了命地發展經濟
    • 如果政府自己去逐利,與民爭利,市場經濟的公正性全無,消費者也深受其害



       鐵路改革拖經濟改革后腿 政企分開是新“兩個凡是”應有之義
       政府不需要直接去發展經濟,這是你干不來的。你只需要去搭好臺,自然就有逐利的企業家去拼了命地發展經濟,包括一些所謂的基礎建設和公共經濟領域,也是如此。政府要提供的最重要和唯一的基礎設施就是當好裁判,保護好公民和企業的平等產權,其他就真沒啥要干的了,“我無事而民自富”

       財知道:國務院秘書長馬凱昨天在岳陽主持召開鐵路建設工作座談會時強調要推進鐵路政企分開改革,你怎么看?
       胡釋之:我想很多人聽到政企分開這幾個字,是會感覺有點詫異的。我們都搞改革開放多少年了?還在提要政企分開?還要提政企分開,就說明現在政企還沒完全分開嘛。所以不是詫異政府終于提政企分開了,而是詫異這么多年過去我們還在提這個,還要提這個。這是改革最初期談的事,到了現在還要談,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一點,就是我們的鐵路改革有多滯后,是多么拖政企分開改革的后腿,多么拖整體經濟改革的后腿,讓改革蒙羞。
    本來我們在其他方面的改革都進展得挺快挺好,這下讓外界的人一聽中國政府還在搞政企分開的改革,就會覺得中國的經濟改革怎么進行得這么緩慢,就會覺得中國離完全的市場經濟國家還有太遠。所以我們確實需要趕緊把這個計劃經濟的最后堡壘之一給攻破,無論是從政府利益還是國民利益來說,鐵路改革一定要加速推進,時不我待。
       財知道:該如何推進呢?
       胡釋之:首當其沖就是馬凱說的政企分開。政府得是個超然的角色,你的利益不是從單個企業那直接獲得,而是來自整體的經濟繁榮,來自一個活躍開放的健康市場。就好比裁判員,你的利益不是從某個具體的球隊或者球員那獲得,而是從精彩比賽本身獲得。你的裁判越公正,比賽就會越精彩,觀眾就會越愛看,你也就從中受益。而不是說你去直接從某個運動員身上獲益,甚至說是直接上場助攻,那就毫無公正性可言了,比賽也會難看得要死,觀眾也會深受其害。政府和企業的關系也是這樣。政府要做的是維護一個公平開放的市場秩序,讓企業可以自由競爭,消費者從中受益。如果政府自己去逐利,與民爭利,市場經濟的公正性全無,競爭的美感全無,消費者也深受其害。
       我說過多次,政府不需要直接去發展經濟,這是你干不來的。你只需要去搭好臺,自然就有逐利的企業家去拼了命地發展經濟,包括一些所謂的基礎建設和公共經濟領域,也是如此。政府要提供的最重要和唯一的基礎設施就是當好裁判,保護好公民和企業的平等產權,其他就真沒啥要干的了,“我無事而民自富”。
    這也是我上次說的“新兩個凡是”的應有之義。都說企業和市場能自決和調節的,政府都要退出,那鐵路當然也不例外,你找不到例外的理由。政府為什么不能跟鐵路企業分開?政府為什么不能從鐵路市場退出?從經濟學道理上,或者從現實經驗上,都找不到站得住腳的理由。這次國務院來提這個,也就是發出了很明確的信號,不是鐵道部自身愿不愿意改,愿不愿意退出的問題,而是政府整體職能轉變所必須納入的一個步驟。

       鐵路向民資開放不怕是權宜之計 缺口打開改革倒不回去
       無論是在輿論上還是實際動作上都會開始松口,也就是你說的權宜之計。但開了這個口我想就收不住了。在危機時候都是民資更靠得住的話,在正常時期就更沒有理由說民資靠不住而國資靠得住了

       財知道:我們看到最近鐵路向民資開放,政府出臺了一系列措施和辦法,但這會不會只是現在經濟形勢下的一個權宜之計?
       胡釋之:其實好多事情都是從權宜之計打開局面的。好多人是不撞到南墻,不見了黃河,就不會回頭,不會死心的,所以好多改革都是逼出來的。我們過去老講政府不能退出,老強調離開政府就不行,但是結果發現政府管出來的問題很多,因為你違反經濟規律,必然就持續不下去,必然就會出現危機。就像我們當年搞人民公社,違反經濟規律,就一定會出現生存困難,這時候就給改革提供了新動力,就逼著你不得不改,不改的話你就沒法維持下去了。
    所以無論是在輿論上還是實際動作上都會開始松口,也就是你說的權宜之計。但開了這個口我想就收不住了。在危機時候都是民資更靠得住的話,在正常時期就更沒有理由說民資靠不住而國資靠得住了。這個缺口一打開,就把我們之前宣揚的那一套非國有不可,非政府介入不可的觀念給完全推翻掉了,而且也不可能再退回去了,不然就是在抽自己嘴巴子。所以我們可以樂觀點看,不用擔心它是權宜之計,拉長點來看,權宜之計一定會改變整個歷史進程,而且是倒不回去的。

       胡釋之為宏觀經濟學者

     
    Copyright ©2006-2013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太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廊公備-冀ICP備